首页  »  动画片  »  命运守护夜/圣杯之战/fate/stay night【动画】

命运守护夜/圣杯之战/fate/stay night【动画】高清

命运守护夜/圣杯之战/fate/stay night【动画】

《命运守护夜/圣杯之战/fate/stay night【动画】》剧情介绍

动画《命运守护夜》(又名《圣杯之战》)根据TYPE-MOON发行的游戏《fate/stay night》改编。

圣杯,那是传说中可实现持有者一切愿望的宝物。
 
  圣杯战争,则是为了使这圣杯出现并将其夺取的杀戮的仪式。
 
  由圣杯选择出的七名魔术师,他们被称为Master。而由圣杯选择的七位英灵,他们被分为七个职阶,以使魔的身份被召唤出来,被称为Servant。而每个Master就与Servant的其中一人结下契约,与其他的Master与Servant争夺圣杯,也就是说,要除掉其他的魔术师,存活到最后,以证明自己是最强的。这,就是发生在冬木市的圣杯战争。
 
  主人公卫宫士郎,在十年前一场发生在冬木市的特大火灾夺去了自己的家庭,而在他醒来之后,他的过去的记忆差不多全部丧失,而将他从火场救出的那个男人——卫宫切嗣的身姿,则永远地烙印在了他的头脑之中,他发誓,长大之后一定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拯救所有受到苦难的人们。因此,在卫宫切嗣收养了他,告诉他自己是个魔术师之后,他就硬缠着切嗣要学习魔术,想以此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由于他没有才能,过了好几年也依然只学会了一种魔术。在卫宫切嗣已经去世数年后的现在,他仍然只是个半调子的魔术师。
 
  而有一天,士郎在偶然的情况下被卷入了servant的战斗之中,之后在逃避追杀的时候,不知为何居然召唤出了这次圣杯战争最后一个未被召唤的职阶的Servant——Saber,并与她结下了契约。而之后他发现,那个他曾经憧憬过的学园第一美人远坂凛,居然是一个能力数一数二的魔术师,她冷冷地向他表示:除非他躲起来独善其身,但只要参加了圣杯战争,只能在杀人与被杀之中二者择一。
 
  士郎这个不想杀人只想救人的魔术师,该如何在这场杀戮的仪式之中生存下来?他能如他所想的一样去阻止这场杀戮吗?他那为正义而战的理想,又该怎样实现?
 
  【人物介绍】
 
  卫宫士郎:
 
  主人公,一个半调子的魔术师。为人算是个老好人,由于擅长修理东西,经常被其他同学拉去帮忙。其Servant是有着“最优秀的Servant”之名的Saber。(其他请看故事介绍)
 
  Saber:
 
  士郎的Servant,虽然外表看起来是只有154公分高的娇小的少女,但是其本身的能力号称在Servant之中最为优秀。其性格属于一板一眼,端端正正,不容易通融的那一类型。
 
  远坂凛:
 
  有着悠久历史的魔术名门远坂家的继承人,传说远坂家祖上的大师父是魔法使,而远坂家世代为冬木市这块土地的管理者。穗群原学园的第一美人,学习也很优秀。十分受男同学欢迎,在女同学中的人缘也不错。但是只有她的几个亲密的朋友才知道她的本性其实是个爱恶作剧和挖苦人的小恶魔。与士郎不同,她是一开始就准备着参加圣杯战争的。其作为魔术师的能力非常强,其Servant是Archer。
 
  Archer:
 
  远坂凛的Servant。比凛还会讽刺人,却也是个现实主义者,以让其Master夺得胜利为第一目标。他对自己还有凛的能力有着非常强的信心,虽然是弓之骑士却经常上去和对方打近身战……
 
  依莉雅:
 
  全名依莉雅苏菲尔·冯·爱因兹贝伦(Illyasveil·Von·Einzbern),银发赤瞳,让人会联想到冰雪的少女。是狂战士—Berserker的Master。虽然外表看起来有若冰雪,但是其实性格相当天真烂漫。随着故事的进行,与士郎相遇了……
 
  Berserker:
 
  依莉雅的Servant。以丧失理性为代价大大强化了能力。如果说Saber是最优秀的Servant,那他就是力量最强的Servant。
 
  Lancer:
 
  没人知道他的Master是谁。是个性格非常豪放磊落的汉子。对他来说成为Servant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得到圣杯,而是痛快地战斗。虽然很粗暴而且不会对敌人手下留情,却也非常忠实于自己的信念。
 
  藤村大河:
 
  虽然是女的却有着藤村大河这种非常男子气的名字。是士郎班上的班主任,教的是英语,弓道部顾问,剑道有段数,被人称为“冬木之虎”(但是她非常讨厌这称号)。切嗣死后照顾着士郎,士郎称呼她为“藤姐”。因为父亲是黑道老大家里很有钱,但是由于士郎和樱很会做菜,所以经常跑来士郎家蹭饭。为人天真率直。
 
  间桐樱:
 
  比士郎低一个年级的学妹,弓道部部员。因为过去的一个契机,现在就像是和藤姐还有士郎的家人一样。经常来士郎家做饭,虽然平时的性格有点胆怯害羞,但是有时候却会变得非常地积极主动。
 
  言峰绮礼:
 
  虽然是个神父但却又是个魔术师,被派遣来冬木市担任圣杯战争的监督者。有着神父所没有的压迫感,与其说他是导引迷途之人的圣职者,不如说他是审判罪恶的阎魔王。
 
  卫宫切嗣:
 
  卫宫士郎的养父,在十年前的大火中救了士郎并收养了他,后来经不住士郎的软磨硬泡而教了他魔术。他是个隐姓埋名的魔术师,不与魔术协会往来,连身为冬木市管理者的远坂凛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经常丢下士郎一个人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在士郎的印象中,他总是像个大孩子一样,心地善良,面带微笑。于五年前去世,享年三十四岁。
 
  葛木宗一郎:
 
  远坂凛班上的班主任,世界史和伦理课的老师。性格有如机器人般一丝不苟,曾经为了试卷上的一个错字而中止整个期中考试而改日再考。虽然其性格导致学生不大敢亲近,却也很受敬畏。可以说和藤姐刚好相反。
 
  柳洞一成:
 
  学生会长,士郎的好友。柳洞寺住持的儿子,将来似乎也会子承父业。和远坂的关系很恶劣,经常叫她“女狐狸”。
 
  间桐慎二:
 
  间桐樱的哥哥,穗群原学园的花花公子,弓道部副主将。由于性格原因使远坂凛对其极为厌恶,但是他本人偏偏又爱自作多情……
 
  美缀绫子:
 
  十八般武艺样样皆精的女中豪杰,现弓道部主将,凛的损友。虽然性格很不服输,但是即使对方强于自己她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快,而是把对方当成对手公平竞争。有如豪爽大气的男孩子。名言是:“美人怎能不学武道!”
 
  莳寺枫:
 
  远坂凛班上的田径部三女众之一。擅长的项目是短跑,人称“穗群原的黑豹”,和远坂凛是偶尔一起逛街的朋友。性格粗枝大叶得不像个女孩子,经常口无遮拦,典型的搞笑角色。兴趣是收集风铃,远坂凛对其的评价是“很适合和服的日本美人”。
 
  冰室钟:
 
  三女众之一。擅长的项目是跳高。性格稳重,遇到什么事都先分析一番的典型理性派眼镜娘。
 
  三枝由纪香:
 
  三女众之一。田径部经理。虽然相貌不算非常美丽,但是那可爱的笑容却能使周围的人感到温暖和安心,导致远坂凛虽然不讨厌她却不得不保持距离,以免在她面前过于轻松暴露本性。
 
  【名词解释与故事背景介绍】
 
  魔术师:这里的魔术师,其实就是我们平常所经常说的魔法师。但是现今世界只有五个魔法,那都是连通神秘之根源的极大之法,是奇迹的代名词。而一个魔法只传承给一个魔法使。其他的就只能称为魔术。
 
  令咒:圣杯赐予Master的三个对Servant的“绝对命令权”,以血红色的“圣痕”的方式刻印在身上,共有三划,每划相当于一个令咒,用掉一个令咒就消失一划。而当令咒全部消失之时,那个魔术师也就失去对Servant的约束力,同时也失去了与Servant的契约,不再是Master。以同一个Master的令咒来说,明确直接、持续时间短的命令其力量比暧昧复杂、持续时间长的命令要来得强,约束力弱的令咒,可能会对能力强的Servant无效或者减弱效果,当然,太过不可能的命令也会无效。令咒不只可用于约束Servant,还可以用于强化Servant的能力。虽然令咒是圣杯所赐予的魔术结晶,即使Master很弱,其令咒也有相当的能力,不过Master的能力越强,其令咒的效果也会加强。
 
  魔术协会:钻研魔术者所组成的自卫(当然只是名义如此)团体。负责魔术的管理与隐蔽。正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派遣监督者监督圣杯战争。成立初期分为三个部门:伦敦的“时钟塔”、埃及的“巨人之秘窖”(即专攻炼金术的阿特拉斯学院,月姬系列中的格斗游戏Melty Blood里的炼金术师Sion就出于此处)、以及势力遍布北欧的复合协会“彷徨海”。后来“时钟塔”成为了总部,三方亦老死不相往来。因为中东一带的魔术根基是中国的思想魔术,与魔术协会互不相容,因此双方都在防范对方入侵。
 
  监督者:魔术协会派来的监视者,监督圣杯战争的进行,约束Master不要做出危害太大的事,为Master处理善后,也为失去资格的Master提供保护。
 
  管理者:管理一片土地的魔术师,一般由当地的魔术家族世袭,简单来说就是一种变相的地主。外来的魔术师要在一片土地上呆下去的时候便要向管理者“意思意思”。而卫宫切嗣并没有遵守这规矩而是隐藏了自己的魔术师的能力,因此远坂家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工房:魔术师们拥有的自己的研究室。
 
  英灵:在还是人类之时做出了丰功伟业,以人类之身达到了精灵之领域的人,(此处的精灵指的不是Elf,而是一种超自然的存在)死后就化为了英灵,成为了脱离时间轴的存在。也有一种英灵,虽然并未实际存在过,但是其传说极其广泛,知名度极高,因此成为了“架空英灵”。
 
  宝具:英灵所拥有的武装和道具等东西。蕴涵有强大的魔术。宝具以其持有者所念出的“真名”为钥发动。但是,由于servant都曾经是英雄,其事迹可能广为人知,当被敌人知道宝具的真名后,有可能连自己是哪个英雄,有何能力,有何弱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因此,非到必要时刻绝不使用。而为此,知道自己的servant的真名的Master也绝对不会以真名相称,而只是以职阶名相称。因此职阶名有了双重含义:既是代表其职阶,同时也是Servant于现世的“假名”。